校队网

爱可以重来

编辑:校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9 22:15:06
编辑 锁定
《爱可以重来》是由陈伟祥执导,佟丽娅宗峰岩俞小凡王帅等人气明星联袂主演的年代大戏。该剧以民国初年为背景,讲述了发生在陆、何两家两代人之间的故事。
类型
爱情
导演
陈伟祥
首播时间
2011年5月25日 湖南电视剧频道
在线观看
优酷
预告片 《如果爱可以重来》曝片花 温升豪李廷镇争爱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爱可以重来
其它译名
塔里的女人,寻梦的女人,当爱离开时
出品时间
2011年
制片地区
中国
首播时间
2011年5月25日 湖南电视剧频道
导    演
陈伟祥
主    演
佟丽娅,宗峰岩,何欣,龚洁,田丽,徐光,俞小凡
集    数
32集
类    型
爱情
上映时间
2012年12月21日(上星)
上星平台
陕西卫视

爱可以重来剧情简介

编辑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陆嘉亮是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八岁时父亲车
剧照图片集2
剧照图片集2 (10张)
祸横死,母亲宋伊人悲极成疯,哥哥陆嘉荃不念亲情一走了之。为维持一家的生活,她只能在舞厅卖唱。没料,机缘巧合之下,她与父亲老友何敬之之子何韵元相识相恋,却牵扯出多年前何敬之对伊人的复杂情愫,惹来敬之妻子白琴和女儿韵慧的极大的妒恨。亮亮的老友陈赫,终于对亮亮表达了迟来的爱意,但亮亮已经身不由己卷进何家,嫁给了何家少爷韵元。踏入何家后,小姑韵慧恋慕陈赫,从而对亮亮处处敌视,自导自演假怀孕流产的戏陷害亮亮;婆婆尖酸刻薄,处处算计亮亮,为了不让亮亮生孩子,买通医生为亮亮做绝育手术;母亲和弟弟又状况百出,让亮亮力不从心。亮亮并不屈服。之后,亮亮的哥哥陆嘉荃回来了,可他却已成为心狠手辣,唯利是图的人。后来在何敬之的帮助下,在陈赫的
剧照图片集
剧照图片集 (17张)
默默支持下,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危机。亮亮恢复了身体健康后,和陈赫有了孩子,两人准备分别离婚,再一起生活。同时,陆嘉荃为得到何氏产业,谋杀何韵元,使白琴成疯,后来,竟绑架了已有身孕的亮亮,好保住孩子后将亮亮杀害,以得到何氏产业。韵慧支持嘉荃,阴谋却被其父发现,使其父病发身亡,自己也因临产流血过多而死,为陈赫留下一子。同时,警察赶到救下了已中一枪的亮亮,乱枪击毙嘉荃。陈赫将亮亮送往医院抢救,亮亮被抢救了过来。最终,亮亮和陈赫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爱可以重来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一场突然起来的意外改变了陆嘉亮的家,也改变了陆嘉亮的一生。  陆子亮的母亲宋伊人为了补贴家里,无奈出来到舞厅唱歌,这让陆嘉亮的的父亲陆文政很是生气,于是就到舞厅去找妍秋,文政的好友何敬之出来阻止他,并劝他一定要理解妍秋,陆文政认为何敬之与妻子宋伊人有什么关系,文政和何敬之在马路上争执起来,在争执中文政不小心被车撞死,这突如齐来的变故让伊人不知所措。  文政死后,文政的父母认为文政的死都是伊人造成的,他们强行把文政的棺椁抬走,带走了文政的大儿子陆嘉荃,并告诉文政的小儿子陆嘉敏他爸爸是妈妈害死的,嘉敏受刺激疯了,伊人终于顶不住压力完全崩溃。之后,伊人带着留下来的两个孩子离开了伤心地。  十几年后,何靖之已是何氏企业的董事长,但他一直挂念着不告而别的伊人一家,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  文政的二女儿陆嘉亮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大哥陆嘉荃大哥从小就跟着爷爷去了上海,丢下亮亮照顾后来疯了的妈妈,而小弟陆嘉敏也因为受到刺激精神不太正常,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亮亮不得已只得到歌厅去唱歌。  亮亮因为经常要去广慈医院给妈妈买药,认识了那里的医生陈赫,陈医生帮着亮亮照顾她妈妈和弟弟,陈医生一直很喜欢善良勇敢的亮亮。  何靖之的妻子白琴是个大家闺秀,一直对何靖之结交的三教九流的朋友很不满,对自己的两个儿女何韵元和何韵慧管的也很严,让两个儿女感觉家里太压抑了,都想出去能自由一点。  何韵元为了摆脱家里的束缚,独自一个人从家里搬出来住,在亮亮家附近租了个房子办报纸及自住,何韵元无意中和亮亮的弟弟小敏成了朋友,但亮亮却坚决反对小敏和何韵元交朋友,她认为何韵元这个人不太地道。  何韵慧是亮亮以前的同学,她常去歌厅看望亮亮。亮亮把陈赫介绍给何韵慧认识,陈赫对何韵慧的印象并不好,但韵慧却对陈赫一见钟情。  白琴去看韵元的新住处,碰到了小敏,被小敏吓到。

    第2集
      何敬之正在和人谈生意,却被妻子白琴叫回家。白琴觉得韵元住的地方有个疯子,很担心儿子的安危,叫何敬之劝儿子搬回来住。何敬之听了白琴和儿子的描述,觉得很像伊人一家,心里七上八下的。何敬之赶去那里,果然看到了他一直牵挂的伊人,又开心又激动。  白琴让何敬之劝说儿子不要搬出去住,何敬之支支吾吾的,白琴也没有多想,她看到女儿被陈赫送回来,很好奇女儿结交了什么样的男孩,出面邀请陈赫进屋喝茶。陈赫婉拒了。白琴得知陈赫是个医生,很关心地问东问西,何韵慧气恼母亲多管闲事,让她在陈赫面前难堪。  何敬之收购了亮亮所在的那家歌厅,何韵慧向父亲请求管理这个歌厅,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亮亮和几个好友。亮亮帮何韵慧打扮成歌女的样子,准备她登台唱歌玩玩。何敬之和白琴一行人正好过来视察歌厅,正好看到何韵慧打扮成歌女的样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责骂女儿。亮亮看到了为何韵慧打抱不平,惹的白琴对亮亮很反感,认为女儿这样,都是被亮亮这个歌女带坏的,要赶走亮亮。陈赫出面为亮亮解困。陈赫把准备送给亮亮的鲜花,转而送给了何韵慧,说感谢何韵慧为看唱歌给他听,而准备得这么隆重。白琴看到陈赫出面,只好作罢。亮亮看到陈赫送花给何韵慧,心里有点失落。而何韵慧以为陈赫对她有意,心里感觉很甜蜜。  亮亮回到家里,何韵元翻出伊人旧时的照片,告诉亮亮他们的父亲是老相识。亮亮对何韵元有点改观,让何韵元不要告诉何韵慧她家的情况。  何敬之在歌厅看到了亮亮,从女儿嘴里确认了她就是伊人的女儿。

    第3集
      何韵慧问起亮亮是否知道何敬之和伊人之间的关系。亮亮心无芥蒂地告诉何韵慧只知道他们是故交。何韵慧想起妈妈的话,怀疑亮亮母女想抢夺她的家产和父亲。何韵元带着小敏到歌厅找亮亮玩,何韵慧本不想答应让亮亮外出,何韵元暗示她可以去找陈赫。  白琴怒气冲冲地到伊人家找何敬之,看到伊人疯疯癫癫的以为她在装傻。何敬之正好来看伊人,看到担心受怕的伊人,赶紧安慰她。白琴看到何敬之对伊人呵护的样子,大为恼火,指责伊人不光唱死了文政,还想抢她丈夫。伊人吓呆了,只顾嘴里念叨着文政的名字。何敬之看到白琴这样对待伊人,怒不可赦,想要动手打白琴。白琴看到一直像木偶一样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丈夫,遇到伊人就激动起来。很痛苦何敬之宁愿爱一个疯子,也不爱她,情何以堪。何敬之也很内疚,这么多年对不起白琴,但是仍然不肯承认爱着伊人。  小敏很听何韵元的话,让亮亮很诧异,对何韵元产生好感。  白琴指责何韵元整天陪着伊人一家,气愤儿子和丈夫一样心都在伊人家那里。白琴叫何韵元做间谍,盯着何敬之。何韵元不肯,白琴就威胁让他搬回来,并要撤销报社的投资。何韵元只得应允。  亮亮看到母亲清醒的时候,就问母亲和何敬之之间的关系。伊人把白琴上门骂人的事情说了出来,亮亮一听急了,找何韵元理论。何韵元吞吞吐吐地把父亲一直爱慕伊人的事情说了出来。何韵元听到父亲的敲门声,怕母亲问起,躲了起来。亮亮让何敬之不要再来他们家。何敬之不顾亮亮的反对,执意带伊人出去登台唱歌。  白琴得知伊人的女儿就是在她家歌厅唱歌的亮亮,很是不屑。白琴在女儿面前说伊人和亮亮的坏话。何韵慧不想怀疑亮亮,不想变得和母亲一样多疑善变的。  何韵慧向陈赫表达了爱慕之情,陈赫不想伤害何韵慧,不知道怎么把他不喜欢。何韵慧看到陈赫特意记下了亮亮的生日,也把自己的生日记在陈赫那里。  白琴故意羞辱亮亮,说她们母女一直靠何敬之养活,亮亮不甘受辱,和白琴争执起来。白琴要赶走亮亮,幸亏杜鹏等人向白琴求情,白琴才肯罢休。而何韵慧在一旁冷眼观看,不帮亮亮说话。  白琴阻止何韵元和亮亮来往。何韵元这次没向母亲妥协,告诉母亲他喜欢亮亮,想和亮亮交往。不管亮亮是什么家庭  亮亮看到何韵元的报社里都是她的照片,想要撕了照片。何韵元向亮亮表达了感情,教亮亮勇敢地对抗白琴。  何韵元在亮亮家看见何敬之带伊人出去唱歌,赶紧劝说父亲。何敬之觉得他光明正大的,没什么可怕的,反而约何韵元一起为伊人捧场。  白琴得知何敬之特意把伊人请到歌厅唱歌,而她毫不知情,对何敬之心生怨恨。  亮亮看到母亲在歌厅很开心地唱歌。白琴带着何韵慧来到歌厅找何敬之吵架。何韵元看到了让亮亮赶紧带伊人离开。白琴看到何敬之为了讨伊人欢心,花尽心思,心里怨恨更深。

    第4集
      白琴到歌厅大闹,辱骂伊人,要拉伊人下台。小敏吓得护着母亲,精神失去控制,大声嚷着要掐死白琴。亮亮赶紧安抚小敏。何韵慧想要动手打亮亮,却始终下不了手。何韵元赶紧让亮亮带着伊人先行离开。  何敬之向白琴解释,他只是想帮老朋友,没想到搞成这样。白琴以为何敬之接下来会和她离婚。何敬之没想过要和白琴离婚,请她允许他照顾伊人她们。白琴白心灰意冷,认为何敬之只是想鱼和熊掌兼得而已。白琴始终认为何敬之的心都在伊人身上,不答应何敬之提出的请求。  亮亮安抚母亲睡下后,想起和陈赫的约会,赶紧跑去。陈赫为亮亮准备了生日蛋糕,并且向亮亮求婚。亮亮答应了陈赫。突然何韵慧敲门,亮亮赶紧躲了起来,让陈赫不要说她在这里。何韵慧哭诉亮亮一家要拆撒她的一家,说亮亮已经和哥哥何韵元在谈恋爱。陈赫听了信以为真,心里很悲伤。何韵慧看到陈赫为亮亮准备的蛋糕,知道亮亮有可能在此,就变相辱骂亮亮。亮亮实在听不下去,跑了出去。亮亮向陈赫解释,她根本没有喜欢过何韵元。陈赫对亮亮的话半信半疑,反问亮亮到底爱不爱何韵元。亮亮心痛陈赫不信任自己,赌气地回答她爱何韵元。  伊人精神又失常,等何敬之带她去唱歌,被何韵元哄着回家了。亮亮很感激何韵元照顾母亲。何韵元责问亮亮为什么过生日去找陈赫,而不去找他,并生气地强吻了亮亮。亮亮气愤地打了何韵元一巴掌后,回家关上了门。  陈赫后悔来找亮亮道歉,正好碰到何韵元,何韵元故意说出他亲了亮亮的事情。两个人争吵起来,都争相表达对亮亮的爱慕。何韵元在门外大声的宣扬他爱亮亮,爱亮亮的一家,让亮亮破涕为笑。  何韵慧指责父亲偏心哥哥是因为他照顾伊人一家。何敬之让何韵慧悲悯亮亮。何韵元提出要娶亮亮。何敬之反对他娶亮亮,因为觉得儿子心智还不成熟,配不上亮亮。白琴心想亮亮成为了儿媳妇,伊人就是亲家,何敬之就会有所顾忌,不得和伊人走的太近。而何韵慧知道陈赫喜欢亮亮,哥哥和亮亮结婚后,陈赫就是她的了。所以母女俩都站在何韵元一边,同意他的做法。  何韵慧借酒找陈赫,向他表达了感情。陈赫还是拒绝了。  白琴心疼女儿追不到陈赫,经常喝酒买醉,气愤是亮亮从中破坏。  何敬之夜里睡不着觉,不放心女儿,想开解女儿,看到女儿房门反锁了,知道不妙,赶紧打开房门一看,女儿吃安眠药自杀了,连忙送到医院抢救。  何韵慧被抢救过来,白琴心里怨恨亮亮母女,要何敬之去找亮亮退出,把陈赫让给女儿。何韵慧不想在陈赫面前丢脸,阻止母亲这样做。  何韵元气愤地跑去打了陈赫一顿,责问亮亮既然喜欢陈赫,为什么还介绍给他的妹妹。亮亮向何韵元解释,那时候并不知道陈赫喜欢他。何韵元心痛地认为亮亮也是在拿他做爱情测试,听不进亮亮的解释,转身离去。  陈赫去医院看望何韵慧,遭到何敬之夫妇的责怪。何韵慧为陈赫解了围。

    第5集
      亮亮去看望生病的何韵慧,向她诚恳的道歉。何韵慧很内疚让父母为了自己担心,并说陈赫人很好。  白琴看到伊人半疯半傻,就哄骗伊人,是何敬之让她和文政在一起的,让白琴恨何敬之。果然何敬之来找伊人时,伊人不让何敬之进门。何敬之觉得事有蹊跷。  白琴冻结了何韵元的杂志社,并不再给何韵元零用钱,让他和亮亮分手。何韵元不肯,要靠自己的力量赚钱。  何敬之劝说亮亮不要和何韵元来往,亮亮误以为何敬之是瞧不起她,瞧不起她家有两个神经病。何敬之连忙解释,是怕何韵元辜负了亮亮,何韵元配不上亮亮。。亮亮觉得何韵元并不像何敬之说的那么不堪。始终认为何敬之是看不起自己,产生了逆反心理。  何韵元来歌厅找亮亮,看到有人起哄要亮亮唱淫曲。何韵元拿出所有的钱为亮亮解了围。亮亮感动于何韵元对自己的一片真心,另外看到家里人都很喜欢何韵元,而她自己也并不讨厌何韵元,就想成全何韵慧和陈赫二人,答应了何韵元的求婚。  何韵元心里却觉得很忐忑,他一无所有,不能带给亮亮幸福。亮亮觉得只要靠他们两人的努力,就会过的很快乐。何韵元和亮亮不管何家人的反对,准备结婚了。  在何韵元和亮亮结婚前,陈赫来找亮亮,得知她要和何韵元结婚了,很震惊,让亮亮不要太冲动。亮亮感觉陈赫并不是太爱她,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爱。而在亮亮看来,爱就是要及时大声说出来的。所以亮亮还是没有听进陈赫的劝,决定和何韵元成婚。  陈赫借酒消愁,找何韵慧帮忙,劝阻亮亮和何韵元结婚。何韵慧忍住心里的悲痛,答应陈赫劝说何韵元不和亮亮结婚。  深夜里,伊人要何韵元答应好好照顾亮亮。  伊人亲自为女儿梳妆打扮。  陈赫打电话找亮亮,向她表达了爱意,说他一直在守候着亮亮,请求亮亮不要结婚。亮亮听了很心痛,流下了眼泪。何韵元怕亮亮反悔,逼着亮亮和陈赫说清楚。亮亮还是依然决定和何韵元结婚。  何敬之回家看到何韵慧独自一人在家,而白琴打了一夜牌也才回来。何敬之责怪白琴没有好好照顾女儿。何韵慧看他们吵个不休,告诉他们何韵元和亮亮去注册结婚了。  陈赫在远处,偷偷地注视着亮亮和何韵元结婚。何敬之夫妇闻讯赶来阻止他们结婚。

    第6集
      白琴要何韵元回家,何韵元不肯,说除非带亮亮一起回去。亮亮向何韵慧求救,何韵慧看到陈赫在不远处看着,左右为难。伊人看到  何敬之反对女儿结婚,责问他为什么不同意他们结婚。白琴怕伊人把自己教唆她的话说出来,赶紧劝阻伊人。伊人气极指责何敬之帮文政找了个野女人,并奇怪野女人白琴居然又是何韵元的母亲。何敬之这才知道是白琴在暗地里搞鬼。小敏认出了白琴就是在歌厅欺负亮亮的女人,疯病发作了,要打白琴。  何敬之责怪白琴不厚道,欺骗伊人。白琴一点悔意也没有,只想让何敬之远离伊人。何敬之坦诚爱过伊人,但是只会放在心里,他更爱现在的家,希望白琴理解他。何敬之怕亮亮日后吃亏,要去找何韵元和亮亮谈。白琴说动何敬之让她去分开他们。  何韵慧不放心陈赫,表面鼓动陈赫喝酒壮胆,暗地里是想拖延陈赫去找亮亮。何韵慧知道只要亮亮过了新婚之夜,陈赫就得死心了。  何韵慧扶着喝酒后陈赫回家,陈赫错把何韵慧当做亮亮。而何韵慧也将错就错,没有拒绝陈赫。  白琴和何敬之劝伊人说出何韵元和亮亮的下落。伊人认为何韵元不会对不起亮亮,赶走了他们。  亮亮和何韵元在旅社里度过了新婚之夜,憧憬着未来。  陈赫一觉醒来,发现和何韵慧睡在一起,惊慌失措。何韵慧说陈赫把她当做了亮亮。陈赫以为是他喝醉后强迫了何韵慧,内疚不已,要补偿她。  何敬之夫妇在伊人家坐等一夜也没有看到儿子。何敬之觉得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再劝也是枉然,拉着白琴回家了。  何敬之夫妇前脚刚走,何韵元和亮亮带着早点回家了。伊人劝说亮亮去婆家请安。何韵元得知父母等了一夜,着急地拉着亮亮回家了。  何敬之和白琴看到女儿何韵慧也没有回来,正担心着,何韵慧和何韵元亮亮相继回来了。白琴听到亮亮叫她一声妈,气不打一处,动手打了亮亮。何韵元看到母亲蛮横的样子,心疼亮亮,要带着亮亮离家。何敬之看到事已至此,出面挽留亮亮留下来吃饭,并出言责怪白琴。白琴以死相逼,要何韵元离婚。何敬之被白琴气的老毛病又犯了。  亮亮没想到结婚第一天就闹得这样不可开交,对未来有点失去信心了。亮亮不想让母亲看到脸上的伤痕而担心,不敢回娘家住,准备先住到何韵元宿舍里。  何韵元亲自做饭哄白琴吃,白琴不领情,打翻了饭菜。何敬之闻讯赶来也劝白琴吃饭。白琴又哭又闹,让何敬之头疼,身体更加虚弱了。  何韵慧看到家里乱成一团麻,又看到陈赫什么动静也没有,心里更加烦闷,找杜鹏诉苦。杜鹏跑到陈赫医院里,痛骂了陈赫一顿。  何韵元受不住白琴已死相逼,向亮亮提出分手。亮亮的犟脾气又上来了,跪在何家大院里,请求白琴同意他们的婚事。  陈赫自觉有愧,向何韵慧求婚,以弥补他的亏欠。  何敬之看到亮亮一直跪在大雨中,不肯起来,觉得愧对文政

    第7集
      亮亮看到白琴绝食,决定跪在门口,希望得到的白琴认可。何敬之心疼亮亮,让她站起来,倔强的亮亮执意要得到白琴的许可。  陈赫被杜鹏骂了一顿,怕何韵慧再次想不开,向何韵慧求婚。何韵慧终于等到陈赫的求婚,喜极而泣。陈赫坦诚心里还有亮亮,让何韵慧给他时间,让他忘了亮亮。何韵慧感觉到陈赫和父亲何敬之感情经历很相似,担心自己也会像母亲那样,因为丈夫心里还有别的女人而一辈子痛苦不堪。陈赫安慰何韵慧,他们不会走入何家的怪圈的。  何敬之看到亮亮跪在大雨中不肯起来,而白琴又躺在床上绝食,不肯承认亮亮他们的婚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何韵慧心情大好,告诉母亲,陈赫和她和好了。白琴一听很替女儿高兴。何韵慧为了自己的幸福,说服母亲先答应哥哥和亮亮的婚事,等她自己结婚后,再和母亲联手赶走亮亮。白琴担心亮亮家的精神病有遗传,生出来的孩子也会是精神病。何韵慧教唆白琴趁机驯服亮亮。  白琴提出要求,让亮亮搬到这里住,伺候公婆,不准亮亮怀孕。亮亮哭着请求不要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何韵慧看到亮亮不肯妥协,就假意在一旁打圆场,说暂时让亮亮不要孩子。白琴不准亮亮把此事告诉其他人。  白琴百般为难亮亮,趁机责打她,并在何韵元面前说亮亮的不是。而何韵慧假意帮着亮亮说话。  陈赫知道何家发生的事情后,很担心亮亮的处境。  何韵元看到亮亮煮药,追问她是什么药。亮亮隐忍着未说。白琴监督亮亮喝了避孕的药。  陈赫担心亮亮,偷偷地趁她出来买菜的时候,要求她和他一起私奔。亮亮不肯,陈赫气极地说出和何韵慧已经男女朋友。亮亮以为陈赫当初是嫌弃她的家庭背景,转身就走。陈赫看到亮亮的手被打的红肿,心疼她,让她不要再直接错下去。何韵慧看到他们在交谈,知道陈赫心里放不下亮亮,对亮亮又嫉妒又憎恨。  何韵慧挑拨离间,在家人面前说出亮亮和陈赫见面的事情。何敬之心知肚明,故意责骂亮亮,让亮亮去公司上班,以摆脱在家里受白琴等人的欺凌。而何韵元听了,以为亮亮真的和陈赫私会,很不高兴。亮亮知道何韵慧故意为难她,劝说何韵慧自信点。何韵慧发狠道为了不失去陈赫,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陈赫看到何韵元在舞厅和小姐鬼混,拦住了他。何韵元正好一肚子气,打了陈赫一拳。陈赫指责何韵元没能保护好亮亮。何韵元听不进陈赫的话,怒气冲冲地回家。  陈赫不放心何韵元醉酒驾车,跟着他回家,看到何韵元蛮横地对待亮亮,心里很难过。  何韵慧无意间知道陈赫要去英国,以为他故意瞒着她而责问陈赫。陈赫看到何韵慧一直在怀疑,猜忌他和亮亮,还挑拨离间。忍无可忍提出分手。

    第8集
      陈赫不想因为他的存在,而让亮亮的婚姻尴尬,向何韵慧提出分手。何韵慧固执的认为是亮亮的原因,而导致陈赫和她分手。  白琴逼迫亮亮在经期也喝避孕药。何敬之想让亮亮继承他的公司。何韵慧听到父亲要亮亮去英国谈生意,以为亮亮和陈赫约好一起去英国。  何敬之借口加班陪着亮亮回娘家,看到自家的佣人阿慧在伊人家盯着,知道是白琴的主意,让阿慧自己做主该怎么做事。阿慧还是偷偷地告诉白琴。  伊人的疯病有所好转,头脑清醒过来,知道白琴瞧不起女儿,让何敬之多照顾照顾亮亮。何敬之看到伊人身体在康复很开心。白琴看到何敬之和亮亮在车里很开心的聊天,嫉恨不已。  白琴到伊人家故意说出亮亮在何家任劳任怨,吃苦受累的事,叫伊人到她家去。  亮亮买菜回来,看到白琴带人回来唱歌,而让母亲伊人在一旁唱歌解闷,并不时给小费,侮辱母亲,很是气愤。白琴看到亮亮回来后,当着伊人的面,嚣张地指使亮亮做这做那。伊人为了女儿能过得好,劝说女儿忍住脾气,顺着婆婆。  伊人看到女儿房里的药,知道这个是避孕的药,得知是白琴所迫,很生气。  伊人告诉何敬之,白琴逼着亮亮喝避孕药的事情,让何敬之好好保护亮亮。何敬之闻言大惊。  何韵元整天不着家,亮亮几天没见到他,要出去寻找他。白琴逼迫亮亮喝避孕药。何敬之听到了,指责白琴恶毒。白琴反击何敬之是把亮亮当成了三十年前的伊人。何敬之怒不可斥,要打白琴。亮亮替白琴受了一耳光。何敬之让亮亮收拾衣服回娘家住,不要再在这里受苦。  何韵慧看到事情闹大了,怕亮亮真的离婚了,影响她和陈赫的婚事,让母亲先暂时忍下这口气。  何敬之怕亮亮深夜回家,让伊人担心,就先安排她住在公司的旅社里。他劝说亮亮不要再为这段婚姻负责到底。亮亮认为她只是一个歌女,而且家里还有神经病人,而何韵元勇敢地娶了她,她就会一直守着他。何敬之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信心。  何韵元听了白琴的一面之词,要亮亮跟他回家。亮亮把在家里遭受的一切委屈都说了出来。看到何韵元的支支吾吾的表情,亮亮才知道他不光知道而且赞成白琴逼着她避孕的事情,伤心不已。何韵元冷冷地说出他的想法,不想他的孩子是一个小疯子。亮亮心灰意冷,才明白何韵元一直在敷衍她,后悔她自己的选择。

    第9集
      何敬之开车送亮亮去看伊人, 宋伊人告诉何敬之,文政不在了,要敬之多多关照亮亮,毕竟亲家母不喜欢亮亮。  在回来的路上,何敬之和亮亮聊着伊人的病情和精神,已经好多了。亮亮很高兴,自己结婚了,母亲也坚强起来了。何敬之也替伊人高兴,自己心脏也好多了。  何敬之和亮亮到家门口,还在车子上有说有笑,还聊得热火朝天,。这一切,白琴和何韵慧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韵慧在母亲旁边更是火上浇油,说亮亮的不是,何敬之也撒谎说去加班实际上去了亮亮家。白琴也不会放过他们,伊人带给她的痛苦太多了。  白琴去宋伊人家,只有小敏和伊人在家,白琴故意在伊人面前夸赞亮亮很会伺候人,勤快、能干,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做饭,洗衣,白琴希望两家多联系联系。  亮亮买菜后,开车回到家,看到白琴大厅里一屋子客人在打牌,可恨的是在母亲站在她们旁边唱歌陪她们打牌,亮亮很生气,但只能忍着了,就只好委屈招呼客人。  亮亮回到屋里,一股气向母亲诉苦,母亲也看到了亮亮亮亮在何家过的很心酸,每天只能强颜欢笑,是公公陪亮亮回家而不是韵元,但还是安慰了亮亮。  伊人闻到了药味,原来是麝香,这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伊人找来了何敬之,把事情告诉了敬之,亲家母不让亮亮怀孕,但他根本一无所知,他还以为亮亮怀孕了那。  晚上,亮亮正要下楼梯出去找韵元,韵元两天都没回家了。正好白琴端着药让亮亮喝避孕药。但亮亮在求母亲放过她,亮亮说起了白琴要伊人陪她们打牌,还逼亮亮喝避孕药。正好被何敬之听到了,很是对白琴生气,白琴竟做出这么衣冠禽兽的事逼着自己儿媳妇做这种事,敬之想要收拾白琴,伸手去打白琴,亮亮过来挡,被打着了。  何敬之要亮亮收拾东西马上回娘家,这个家不是人呆的地方,白琴像疯婆子一样。韵慧在睡觉,听到了争吵声,也起来了。白琴也愤怒,三十年了,何敬之两次动手打人,都是为了陆家那母女。白琴不会善罢甘休,韵慧也在劝母亲先手下留情把自己女儿嫁出去,,以后再清理门户也不迟。  何敬之把亮亮带回公司,今晚就让亮亮住在公司的会馆里,现在大半夜的,直接回家,会惊吓住伊人。何敬之觉得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了,也就无所谓了。亮亮毕竟还年轻,还有前途。但亮亮觉得自己既然选择了何韵元,就要负责到底。  第二天,一大早,韵元就去公司会馆让亮亮回家。但亮亮把委屈告诉了何韵元,何韵元无话可说,他早就知道母亲对亮亮做的事。亮亮很失望,她真看错了人,韵元没有兑现当初的诺言。韵元告诉亮亮,他不想当一个小疯子的父亲,他能接受有一个疯弟弟的妻子。亮亮很想怀孕,但韵元现在还不想当父亲,总之说了一大堆借口。  亮亮哭的很伤心,她太想做母亲了。何韵元受够了亮亮的抱怨眼泪,说了一些狠话,在他看来,亮亮想做母亲是想证明自己是健康的,他感觉和亮亮婚后的看法很有差距。  何韵慧来找陈医生,但陈医生正好不在。韵元回到家,韵慧故意说韵元请不回来亮亮,说亮亮的不是。  亮亮回到家,给母亲说了气事,母亲还在劝亮亮要大度。一家人在吃饭,陈医生突然敲门,亮亮去开门是陈医生,但亮亮很害怕让韵慧知道,慧姨听到了,小敏很聪明也知道慧姨在监视。韵慧还在韵元面前说亮亮的不是,韵慧给亮亮娘家打电话,是杜鹏接的电话,慧姨很想接电话,但被小敏阻止了。韵慧感到慧姨的口气不对,像是出了状况,韵元立刻要去亮亮娘家去看看情况。

    第10集
      陈医生在门口开导了亮亮一番,很是感慨,从前那个有说有笑的小太阳那里去了现在亮亮很不如从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什么能把亮亮折磨成这个样子。陈医生告诉亮亮不要害怕恐惧,恐惧会害自己的,他对亮亮说韵元不值得她这样死心塌地的对他,韵元对亮亮并不好,不是真的爱亮亮。  正好何韵元赶到了,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生气的打亮亮。陈医生实在看不惯,就和韵元打了起来。两个人打起来了,屋里的人听到了吵闹声,出来劝架。  白琴打牌输了,在跟何敬之抱怨着,又在抱怨亮亮。这时伊人打来电话,说韵元打人了。何敬之立马去看情况,白琴想着儿子出气了,。也去看热闹了。  韵慧还在想着陈赫,她想起了陈赫说的话,她太喜欢陈赫了。何敬之和白琴赶到了伊人家,韵元正在训斥亮亮,何敬之正好听到了,严厉斥责韵元,当着岳母的面打老婆。  韵元辩解着,陈医生和亮亮在约会才打亮亮的,但何敬之是个明事理的人,白琴在儿子面前故意添油加醋,说亮亮的不是。杜鹏让韵元给亮亮道歉,但白琴不允许。何敬之无奈,只好自己给亮亮道歉,他觉得何家很对不起亮亮,让亮亮离婚。白琴在心里想着女儿韵慧还没和陈赫有结果,不能离婚。就让亮亮先回家,亮亮和韵元分房住,过一年看看怎么样,亮亮还在考虑中。  韵元不想回家,杜鹏就陪着韵元出去转转。陈赫回到家,看到屋外好多人,上前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天然气在燃着,天然气没关闹的到处烟气,陈赫很是对不起邻舍。  回到家,韵慧见一家人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快,问起了杜鹏,才知道是和陈赫打架了,亮亮要和韵元离婚了,韵元在宣判中。陈赫看到桌子上留有一纸条,上面写着有几句话,便知道是何韵慧搞的鬼。  韵元在梦中还叫着要打死陈赫,把杜鹏吵醒了。陈赫半夜去何家,在门口大叫要见何韵慧。何家一家人都被惊醒了,何敬之打开门,陈赫还是吵着要见何韵慧,要问清楚事情。韵慧下楼,告诉陈赫自己经常去陈赫家,帮陈赫换被单,整理屋子。但陈赫莫名其妙,韵慧怎么能到自己的家没有钥匙。  陈赫想到,是韵慧自己去他办公室,偷偷拿到了钥匙,韵慧把两人之间发生的事也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出来。两人曾发生过亲密举动,陈赫感觉两个人实在不适合,不是不想负责。何敬之感到很羞耻,家门不幸,自己的儿女很没面子,儿子不成器当着岳母面打老婆,女儿更疯狂干出这等见不得人的事。  白琴也在责怪韵慧,这样做只会害了自己,女孩的清白很重要。韵慧告诉母亲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自己用了计,把事情的经过讲给母亲,白琴要去告诉何敬之这件事,但韵慧阻止母亲,爸爸知道后会更生气的。韵慧在苦思冥想办法,把陈赫抢过来,抓到陈赫的心。  杜鹏来到韵会房间,在韵慧手上系了个绳子,他想每过一个小时都拉一下,确保韵慧没事,他生怕韵慧会想不开,可见杜鹏对韵会用情之深。夜里,韵慧睡不着,找来杜鹏过来陪她说话解闷。  韵慧想让杜鹏帮她回头,杜鹏在劝韵慧应该出国一下,调节一下心情过一段时间会忘掉这一切的。但韵慧向杜鹏提出要让杜鹏给她一个孩子,杜鹏一时接受不了,这种事情太突然了,也太无耻了。韵慧给杜鹏三天考虑的时间,她不让杜鹏对任何人说。

    第11集
      杜鹏知道韵慧是想要一个孩子,来骗陈赫说是他的孩子。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出了问题不能开了。杜鹏拿起工具修了起来,韵慧一心还在想着要孩子的事。  韵慧来到琪琪这里,琪琪给她看了亮亮的遗物,亮亮再也不来唱歌了。韵慧又看到了当年三个一起照的相片,她感觉自己很对不起亮亮。韵慧找到亮亮想要亮亮不要跟哥哥离婚,但亮亮还在考虑中,韵慧威胁亮亮,告诉了亮亮她和陈赫的关系。韵慧知道亮亮要出国,她更是恶语对待亮亮。  杜鹏给韵慧说,他考虑好了,他决定离开去无锡老家,船票已经买好了。他觉得离开这个地方,会对大家都好。韵慧不想让杜鹏走,琪琪是个好女孩,杜鹏应该留下来。琪琪很不开心,她觉得亮亮、韵慧都好可怜。杜鹏告诉琪琪他要走了,他想让琪琪跟他一起走,他相信琪琪和他在一起会快乐的。他给琪琪考虑的,当然还会回来看她的。  陈赫提着行李快要检票上船了,韵慧赶过来了。她是来还钥匙的,送陈赫,她想潇洒点送陈赫离开,最后,却还是对陈赫说了已经怀了陈赫的孩子。  白琴在训斥韵慧,对陈赫撒谎说怀了孩子,韵慧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让母亲想办法,毕竟母亲是过来人。亮亮在心不在焉的写着东西,心情很是低落。这时,琪琪过来了,兴奋的告诉亮亮,杜鹏要让她一起离开上海,去一个属于两个人的地方。琪琪满脸幸福的说着,她已经做好决定要和杜鹏一起离开,琪琪和亮亮笑着出去找杜鹏了。  韵慧回到屋子里很生气,嘴里在唠叨着,抱怨着。韵元来到她房间,对她说他还爱着亮亮,放不下亮亮。突然一个电话过来了,韵元要去接电话,但韵慧阻止他不让去接电话。何敬之接到一个电话,感觉很是意外。韵元口渴想喝水,但没有水,这时又想到了亮亮的好,有亮亮在家也不会为小事发愁了。何敬之给韵元打电话说亮亮出了车祸,亮亮正在抢救的。亮亮嘴里还念叨着琪琪,琪琪也在车上,也出了车祸,杜鹏撒了个谎说琪琪没事,在休养的,亮亮很痛苦,闹着要见琪琪。提到琪琪,杜鹏很是伤心悲痛。  吃晚饭时,伊人和小敏在等亮亮回来吃饭。 何敬之给伊人打电话,先是阿慧接的,她还在以小姐为借口,不想让伊人接电话,但在敬之斥责下让伊人接了,敬之对伊人撒了个谎,说亮亮出国了,暂时不会回来,伊人感觉亮亮不会这样的。  韵慧吓的一个人藏在屋子里,白琴在叫着韵慧、韵元。韵慧告诉母亲亮亮出了车祸,白琴听后很是高兴,韵慧劝着母亲要去医院看亮亮,省的伊人和敬之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最后,白琴决定去看望亮亮。  几个人都守在亮亮的旁边,亮亮输着氧气,伤势很严重。白琴过来了,看到亮亮现在这个样子,故意诅咒亮亮,说了一些难听的话。何敬之和白琴在外边吵了起来,两个人为亮亮闹的不可开交。  亮亮醒来了,还在叫着要见琪琪,杜鹏说话时不敢看亮亮的眼睛。亮亮知道杜鹏在骗她,琪琪一定是出事了。白琴在问伊人来了没,韵元告诉母亲还没通知伊人,怕伊人接受不了。何敬之不走,白琴也不走了,要在这里看着敬之,免得和伊人见面。亮亮在伤心的哭,虽然他们都没说琪琪怎么样了,但亮亮也能猜到,琪琪不在了。亮亮告诉杜鹏,琪琪说只要见到杜鹏就要告诉他,琪琪决定要跟杜鹏一起离开上海。

    第12集
      亮亮在痛苦悲伤的哭着,他们虽然什么都没对亮亮说说琪琪怎么样了,但亮亮也能猜到,琪琪不在了。亮亮告诉杜鹏,琪琪说只要见到杜鹏就要告诉他,琪琪决定要跟杜鹏一起离开上海。杜鹏听后,即高兴琪琪决定要跟他一起走了,又伤心可惜琪琪不在人世了。  伊人在梦中还听到亮亮在叫着妈,醒后很是害怕。韵慧一个人在屋子里,仿佛听到了亮亮和陈赫的声音,吓的跑出去了,眼前出现了好多亮亮和陈赫的影子。伊人半夜担心亮亮,连忙来到何家,叫着要见亮亮。  韵慧还在告诉伊人,亮亮出国了。伊人跑到韵元房间,拿起桌子上的韵元和亮亮的照片。伊人像疯了一样,拿着照片喊亮亮。小敏还在家里等着那,何敬之就把伊人送回家了。到了门口,伊人发现没带钥匙。于是,两个人就坐在门口,天冷了,何敬之把自己的大褂给伊人披上了。敬之给伊人说着话,伊人不紧唱了起来。伊人从没听敬之唱过歌,就叫敬之唱起歌了。  白琴等了好久,都不见何敬之回来,就要去找敬之。韵慧很害怕,也要跟着一起去,她不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白琴随口说了琪琪也出车祸了,已经死掉了。韵慧听到后,很是伤心。  白琴来到伊人家们口,只见伊人和敬之两个人正在开心的唱着歌,自己和敬之这么多年,从没见到过敬之这么开心过。天亮了,叫慧姨开了门,临走时,伊人还夸赞着敬之唱歌唱的不错。白琴躲在一旁看到了这一切,很是不快。伊人进屋了,敬之还在哼着小曲很开心。敬之走后,白琴来到了伊人的屋子。  白琴在质问着伊人,和敬之那么暧昧。白琴想让伊人离开这里,会多亮亮好一点。伊人说亮亮要离婚,可白琴幸灾乐祸的说到离婚需要两个人共同按手印的,白琴拿亮亮威胁伊人,要伊人离开,才会让亮亮幸福,伊人很无奈,但为了女儿,她决定离开这里。  杜鹏还在想着亮亮给他说过的话,亮亮熟睡了。刘叔叔过来,找何董事长,听刘叔叔说这车子从没出现过刹车不灵的事情,杜鹏感到很奇怪,要去亲自看一下车。  韵慧失魂落魄的来看医院看望亮亮,心中很有负罪感。韵慧把杜鹏约到了河边,想和杜鹏聊天,杜鹏知道这事一定是韵慧干的,他想到了哪天韵慧说怎么修刹车的事。  杜鹏猜对了是韵慧干的这一切,很可能是韵慧对车动了手脚,亮亮才会出车祸。后天是琪琪的葬礼,韵慧不想去参加,可杜鹏命令她必须去。  亮亮醒了,口中还在叫着妈、琪琪。护士对韵元说亮亮受了刺激,要保持镇定,不能再受刺激了。韵元给亮亮涂药,亮亮不情愿。韵元告诉亮亮以后会好好对待她,不会再和她生气了。亮亮还在抱怨着,自己害了琪琪的性命,琪琪的幸福也没有了。  亮亮多么想自己在太平间里,让琪琪躺在医院里。韵元同意亮亮可以生孩子 ,但亮亮很害怕以后在会面对白琴的冷淡,想要跟韵元离婚。  白琴带来了鱼汤,故意对亮亮很好,很体贴,态度也360度转变,考虑的也很周到,要在这病房安装电话让亮亮给家人打电话。白琴突然对亮亮那么好,亮亮也在心里想着白琴打的什么注意。韵元也纳闷,母亲怎么一时对亮亮这么好,他问了母亲的原因,白琴告诉韵元不让亮亮和韵元离婚,目的是不让分财产。  韵元回来了,亮亮问着,白琴是怎么回事。韵元说不离婚,可以为亮亮做任何事,可以改变自己,亮亮也问到了琪琪什么时间落葬。

    第13集
      韵元不同意和亮亮离婚,他还爱着亮亮,他还在替母亲说好话。亮亮问韵元什么时间可以出院送琪琪。琪琪明天就要入土为安,但亮亮受的伤很重需要好好休养,亮亮很难过,不能为琪琪送葬,韵元代亮亮去送琪琪。  杜鹏征求了亮亮的意见,把琪琪和父母在一起安葬。杜鹏、韵元、韵慧来到琪琪的坟前,送琪琪。韵元先上车去等韵慧和杜鹏两个人,杜鹏让韵慧在琪琪的坟前自己对琪琪坦白,韵慧也承认了自己的过错,感觉自己很对不起琪琪。  杜鹏也走了,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白琴安排了人员在病房安装电话,电话按好了,白琴让亮亮快给母亲打电话并交代了怎么对母亲说不让母亲担心,就连装电话的工人都觉得这个婆婆当的真是好。  白琴到伊人家,催促着让伊人快搬家。但伊人考虑到亮亮还没回来,想见见亮亮再搬家。白琴不依不饶,说着歹毒的话,伊人听后很生气,决定搬家。伊人为了女儿幸福,委屈求全,收下了白琴给的钱,免得以后落下口舌,决定好日期就搬家。  白琴在劝说韵慧去医院看望亮亮,韵慧很不情愿。但母亲开导她,伊人都答应离开了,她们也该制造假象亮亮过的幸福,为了得到陈赫,现在必须忍气吞声去看望亮亮。  亮亮的伤势也好多了,何敬之在亮亮旁边训斥韵元没照顾好老婆,让亮亮受了这么多委屈,韵元也知道自己错了。白琴和韵慧也过来了,韵慧拿着花,蛮不情愿的来了,白琴故意在何敬之面前表现的很好,很贴心。这让何敬之很纳闷,回到家,质问白琴演的什么戏。但白琴说就是对亮亮改变了看法,接纳了亮亮。何敬之怀疑白琴的做法,但还是很希望白琴能真心对待亮亮。  亮亮一个人出病房走到外边,韵慧也走过来了,两个人说起了陈赫,亮亮认为韵慧不适合跟陈赫,但韵慧就认为陈赫和亮亮有暧昧。韵慧以为亮亮是想她家的财产,她总以为亮亮心机很深。亮亮从没想过要伤害他们,但又有谁能明白那。  白琴和何敬之一起来看望亮亮,亮亮很郁闷不高兴。白琴看到后,才知道今天是伊人的生日,以往都是亮亮和母亲一起过生日,白琴立即要韵元去给伊人过生日,小敏还要复诊,韵元去给小敏复诊了,何敬之也出去买生日礼物了。  病房只剩白琴和亮亮,亮亮问白琴解释为什么对她这么好。白琴以儿子为借口,还告诉亮亮同意他们要孩子了。亮亮听白琴说同意了要孩子,亮亮很是高兴。韵元好不容易把伊人接到他家,晚上两家人在一起吃饭。白琴故意表现的那么大度,还跟伊人称姐姐。白琴还让韵元给伊人敬酒,今天是岳母的大寿,韵慧在饭桌上不高兴,小敏让韵慧敬酒,敬之说规矩不要太繁琐了,韵慧就没给伊人敬酒。  饭后,伊人和何敬之在外边聊天,白琴故意说韵慧要拍照把何敬之支开了。伊人要白琴保证要对亮亮好,亮亮来电话了。伊人告诉亮亮今天过的好开心,在电话中,白琴故意大声说些好话,亮亮也感到她的幸福日子快要到了。  亮亮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加油,小敏加油,她信心满满的,期待着美好的未来。大家在一块切点蜡烛,伊人过生日还不忘为亮亮许了一个让亮亮幸福的愿望,伊人真是一个慈母啊

    第14集
      亮亮坐在床上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幸福,她现在终于可以为陆家生孩子了,何韵元拿着一些蛋糕过来,还有一些今天拍的照片,看着照片上的母亲亮亮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何意韵元也为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亮亮将他抱在怀中,算是原谅了他以前所作的事情。  伊人搬了新家,小敏嚷嚷着不想搬走。白琴让慧姨随伊人他们一起去乡下,电话响了伊人准备过去接电话,白琴告诉她如果是亮亮打来的就说自己出门几天走亲戚了。接电话时伊人告诉亮亮自己想要出去走几天,小敏在一旁大声叫喊着自己将要搬家了,不知道亮亮在那边是否听到。  何敬之打电话给陆家,电话那边一直没有人接听,只好亲自来到陆家,慧姨告诉何敬之陆家一家已经搬走几天了。这让何敬之想起了以前伊人搬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场景跟今天是如此的相似。  何韵元还有白琴在医院里陪亮亮,何敬之过来了问起她母亲和小敏的去处,亮亮告诉何敬之母亲和弟弟只是出亲戚家几天了,这让何敬之感到很疑惑,伊人平时很少出去的,但是亮亮这么说也只好暂时相信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何敬之再次问起白琴伊人去处,白琴敷衍着他,何敬之更觉得可疑,平时伊人最讨厌阿慧的,出去的时候不可能会带上阿慧的;没有想到被白琴给反咬一口,两人更是将三十年前的老账给翻了出来,在何敬之看来,这三十年来白琴一直喜欢唯我独尊,不断的奚落自己目的就是招招报付自己。  亮亮从医院里回来了,白琴装作一副好心肠替亮亮着想,让亮亮信在楼下一间不通风的小屋子里,还美其名曰是亮亮上下楼不方便,还让韵慧来照顾亮亮。  韵慧很不满母亲安排自己去照顾亮亮,白琴简单的认为只要不让亮亮和何韵元住在一起就不会让亮亮怀上何家的孩子。以前何韵元最不喜欢和亮亮呆在一起的,现在何韵元整天沾着亮亮,何韵元一直想有一番作为证明给亮亮,可是何韵元并不想依靠他爸爸。白琴端了一盆汤药过来,亮亮把自己想要去何韵元去公司上班的想法告诉了白琴,没想到白琴也赞成亮亮的想法。  何敬之还是每天不死心去的陆家,仍然没有陆家的一点消息。吃饭的时候,亮亮打电话给伊人,可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看白琴和韵慧不让亮亮回家,何敬之感到很可疑。  看亮亮一直不回来,小敏非常的想她。快要睡觉了没想到白琴会搬铺盖到亮亮这里跟她一起睡,半夜亮亮上个厕所,白琴都跟在她的后面。这天何敬之上班的时候收到一封伊人寄过来的信,何敬之把这信给了亮亮看。亮亮这才得知母亲和小敏搬了乡下祖屋,亮亮感觉自己现在好像被软禁了。何韵之便决定帮亮亮回去一次。何敬之借机会把白琴和韵慧给支开了,这才让亮亮有回去的机会。  看到亮亮来了小敏非常高兴,母亲也只是敷衍亮亮几句自己为什么会回到乡下老屋。亮亮一直追问母亲她们为什么要回到这里,母亲只好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自己爱上了何敬之,这让亮亮无法接受母亲怎么可以爱上自己的公公呢,当初母亲所说的只爱父亲一个人原来都是骗自己的!  伊人看着文政的照片诉说着自己心里的难处。白琴回来看亮亮不在家,非常生气,打电话给何韵元也被儿子把电话给挂了。看亮亮回来了,何敬之跟她问起伊人的情况,亮亮也只是一句话带过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琴便嚷嚷着让何韵元去上班,还说父亲把公司交给了亮亮。

    第15集
      吃饭的时候,何韵元还没有回来,白琴甚至想让韵元住在公司里,亮亮也只好答应了。饭后何敬之不满白琴对韵元的做法,说白琴不应该让韵元去俱乐部,何敬之把话给挑明了白琴之所以这么作,就是不想让亮亮怀上了何家的孩子。何敬之感觉剥夺一个女人作母亲的权力是如此的狠毒,可是白琴口口声声的拿陆家遗传精神病说事,说是为了何韵之和亮亮好,何敬之不知该回答她。  亮亮打电话给慧姨问了一些母亲的情况,母亲准备过来接电话时,亮亮把电话给挂了,任由母亲在那边伤心。何敬之过来了问起亮亮为什么不接母亲的电话时,亮亮想跑开被何敬之给拦了下来,自从上次从乡下回来,何敬之便觉得亮亮对自己冲满了敌意。何敬之想把所有的事情给说明白,可是亮亮只是敷衍着他说母亲和小敏很好,便走开了。  午休时间亮亮来到何韵元的办公室,两人又是一番甜方蜜语,怎奈白琴怎么阻止两人还是在一起了。  何敬之来到伊人乡下老家,手都伸出去了却双收回来了;不自觉的便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这时伊人开门了,看何敬之站在门外想把门再次关上,却何敬之给拦了下来。何敬之妄想着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之后,跟伊人在一起,可是被伊人一句话给打醒了,自己是亮亮的母亲,而他则是亮亮的公公,这样只会让世俗看贬他们。伊人一句话说漏了,让何敬之抓住了认为伊人只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才拒绝他的。可是当伊人把话全部说开,何敬之转身离去的时候,伊人却跟敬之说起了对不起。何敬之知道伊人的难处,两人悄悄会面的事情被慧姨给发现了。  慧姨悄悄的把两人见面的事情告诉了白琴和韵慧,以此来想让白琴把自己调好上海,待慧姨把事情给说出来之后,韵慧反而把慧姨给辞了。  亮亮幻想着怀上何家孩子的那一天,这时陈赫打来电话把那天的事情给亮亮说明白了,那天陈赫喝醉酒把韵慧当成了亮亮,现在陈赫是进退两难;陈赫跟亮亮的电话被韵慧给听到了,当韵慧拿电话跟陈赫通电话的时候,却被陈赫给挂了。韵慧告诉亮亮自己怀上了陈赫的孩子,亮亮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告诉白琴,可是被韵慧给拦住了,韵慧认为自己未婚先孕只会让母亲蒙羞,母亲肯定会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拿掉的,她乞求亮亮在陈赫娶自己之前帮助自己,看韵慧如此的伤心,亮亮只好答应了。  何敬之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封信、便匆匆开车回来了,气冲冲的来到韵慧的房间里,何韵慧便把这件事情怪在亮亮身上,冲出房间要去亮亮问个清楚,走到楼梯那时故意把脚给扭了一下坐楼梯上摔了下来,然后装作肚子疼,说肚子里的孩子流了下来了,何敬之被女儿给气的昏倒过去了;还好亮亮及时去找医生,这才没有什么大碍,白琴带韵慧来到医院里让医生在病历了开证明说韵慧流产了。  何敬之躺在床上,问起韵慧怀孕的事情,亮亮告诉他自己也只是先知道两天而已,当何敬之问起她为什么不告诉白琴的时候,亮亮只好说是韵慧不让告诉的。现在何敬之最关心的是陈赫怎么来处理韵慧肚子的事情,亮亮一直在敬之面前说陈赫是个负责任的人。  白琴给何敬之打电话问起他的病情,而韵慧还怪母亲演的戏不够像,韵慧口口声声说自己流了产,还装作一副病危的样子。看白琴带韵慧回来了,亮亮想过去扶她们,可是韵慧拿白眼来相对。亮亮跟韵慧解释着,可是韵慧非要把事情怪在亮亮身上。

    第16集
      何韵慧一口咬定是陆嘉亮写信交给她爸的,她还诅咒她一辈子不会有孩子。何韵元要替妹妹出头,他给陈赫打去电话指责一番。何敬之知道陈赫根本不喜欢何韵慧,白琴在也在那封信的事情让添油加醋。何韵元的怀疑让陆嘉亮有些生气,那信确实不是她写的。  何敬之找到了陈赫,他不想见到他,陈赫说他并不知道何韵慧怀孕的事情,陈赫从办公室出来后看到了何韵慧,她掉头就走,这种假装让陈赫相信了。陈赫因何韵慧的事情要负这个责任了,他要正视这段感情。陆嘉亮去医院里检查后知道自己怀孕了,她有了正常的反应,可她谁也没有告诉。  陈赫向何韵慧求婚了,这让她有些庆幸,白琴担心这件事情会引起别人的怀疑。陈赫将向何韵慧求婚的事情告诉了陆嘉亮,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从此之后他准备改口叫她大嫂了。陆嘉亮回到家后恭喜何韵慧,她看到了她衣服上的血渍。  何韵慧将带血的衣服扔到了垃圾筒中,白琴让她赶快让陈赫向她家提婚。何敬之知道后不赞成何韵慧和陈赫结婚,他不能让女儿以后的婚姻不幸福,就算上韵慧将孩子生下来他也不赞同。陈赫来到何家求婚,何敬之十分反对,陆嘉亮听到后很转身回了屋里,他感觉到陈赫很可怜,她希望陈赫能离开。  陆嘉亮的怀孕反应很强烈,她怀疑何韵慧没有害喜的征兆,她打电话给陈赫并让他在医院里等着自己,何韵慧偷偷地跟踪了她。陈赫听了陆嘉亮的分析后也感觉有道理,他感觉一切都来不及了,她不想让陈赫一辈子活在阴影中。陈赫说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她,当陆嘉亮开门要走时看到了何家人都在门口。  何敬之看到陆嘉亮在里面后掉头就走,何韵元也不理解她。

    第17集
      何敬之想让陆嘉亮回她母亲那里住,何韵元被气走,这次没人能帮她。陆嘉亮找到何韵元说她怀疑上次的车祸和何韵慧有关系,听我他的话后陆嘉亮带着行李离开了,离开前她没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情。陆嘉亮带着行李回到老宅中,母女两个抱头痛哭。  小敏见到姐姐回来后也很高兴,宋伊人看到了陆嘉亮害喜的反应。陈赫和何韵慧在准备着婚礼的事情,白琴对于陈赫家的状况很不满意,何韵慧不想搬回家中住。小敏和陆嘉亮来到医院,他知道她去了妇产科还想做世上最好的舅舅。  宋伊人不清楚陆嘉亮为何会吃饭这么少,小敏的话让宋伊人知道她有了孩子,何家人没人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宋伊人听她说完后知道是何敬之让她回来的。宋伊人来到宋家理论,何韵慧的话激怒了她,她打了她一巴掌,宋伊人生气地回到家中。白琴知道陆嘉亮怀上了孩子,这让她有些意外。  陈赫开车看到了宋伊人,她说宋家人欺负亮亮,陈赫将宋伊人送回家中,在那里他见到了陆嘉亮并恭喜她。白琴去找私人医生,她以他的把柄来要挟他并用重金收买了他。宋伊人来到何敬之的公司去找他,他不知道陆嘉亮怀孕的消息。  宋伊人去找白琴,她答应去把陆嘉亮接回来,为了那个承诺宋伊人什么都不怕。何家人在商量陆嘉亮怀孕的事情,何韵元对于她的怀孕并不重视。

    第18集
      何家一家人都知道亮亮怀孕了,韵元还在生气着,自己知道的竟比陈赫完,毕竟是自己的孩子。韵慧在一旁瞎起哄,唯恐天下不乱,故意说些气人的话。  何敬之在训斥着韵慧,应该站在陈赫的立场。何敬之让韵元赶紧把亮亮接回来,韵元很是郁闷,糊里糊涂的当了爸爸,白琴和韵慧的危言耸听,让韵元听的心烦意乱,起身出去了。  慧姨要离开了,在和亮亮辞别,慧姨感觉陆家都是好人,就把白琴逼伊人搬家的事说给亮亮听。亮亮才知道自己错怪了母亲,亮亮跪在母亲的身边认错,伊人劝说亮亮,再给韵元一次机会吧,孩子需要爸爸和妈妈才能快乐成长。母女两在开心的聊着这个快出世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韵慧来找陈赫,陈赫要求韵慧要给亮亮道歉,要亮亮回来。陈赫说了一些气话,韵慧听了很生气就赌气离开了。走到门口,韵慧又返回到陈赫的办公室,拿起电话给亮亮打电话,亮亮知道是为了陈赫韵慧才打的。在电话上,亮亮说祝福韵慧和陈赫幸福。  有敲门声,小敏在嚷嚷着是韵元来了。亮亮去开门,果然是韵元,但韵元对亮亮的态度很冷漠,也不管不问孩子。亮亮很失落,这就是她的丈夫,韵元怕孩子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会把人拴的牢牢的。亮亮很想要这个孩子,极力劝说韵元以后会把他放在第一位,不会让孩子羁绊着他们。韵元被亮亮的话感动了,同意一起照顾孩子,亮亮和韵元两个人幸福的拥抱在一起。  到用餐时,白琴让吃饭,何敬之让等一会韵元和亮亮。敬之提醒白琴,一会他们回来对他们态度要好一点。韵元和亮亮回来了,坐下来吃饭,白琴问起了伊人和小敏,亮亮说伊人和小敏快要搬回来了。白琴听后,找借口目的是不让伊人们搬回来。白琴拉了一下韵慧的衣服,韵慧也在一边起哄说家里不忙。亮亮说母亲短时间是不会回来的,白琴这才放心。  陈赫给亮亮打电话,正巧白琴和韵慧不在家,嘱咐亮亮要多留心韵慧,不要跟韵慧单独在一起,以防韵慧加害她。亮亮很小心,生怕出问题,尤其是和韵慧单独在一起。  半夜,亮亮想吐,把韵元吵醒了,韵元也很生气。亮亮一个人来到洗手间,韵慧也来到洗手间,又把亮亮吓了一跳。韵慧感到亮亮很奇怪,总觉得亮亮在防着她。  韵慧把亮亮防她的事告诉母亲,她们知道亮亮是在提防着她们母女。白琴想办法要除掉亮亮的孩子,决不能让孩子生下来。  亮亮吓的回到娘家,把事情告诉母亲,伊人急了,要请慧姨过来照顾小敏,她和亮亮回上海,伊人要单独照顾亮亮。白琴在鼓捣儿子带亮亮去看医生,儿子也不想陪亮亮去。亮亮回来了,何敬之看到伊人来了,很高兴,白琴看到伊人,立马拉了长脸。何敬之安排伊人的住处,想让伊人住楼上,但白琴不同意。最后,伊人只好住楼下,白琴告诉韵慧伊人来了。  夜里,敬之睡着了,白琴偷偷起来去看伊人,谁知伊人在那坐着等她,伊人不相信白琴,就是在等白琴过来警告她。白琴在质问伊人,根本就没疯过。白琴听伊人说的,也吓怕了。韵慧也过来了,她们母女两听着伊人在唱歌,说伊人疯子。第二天,伊人和亮亮一起去医院检查,医生让做一个全面检查。

    第19集
      伊人、韵元陪亮亮一起去医院检查,医生让做个全面体检。韵元还在抱怨着,有孩子儿,做什么事都要羁绊着,不自由。韵元在伊人面前说今天公司有事,也办不成,伊人看韵元很不情愿陪亮亮,就让韵元先去公司忙了。亮亮知道韵元要离开去公司,亮亮也很不高兴。  今天,韵慧的公公婆婆要来,白琴感觉伊人在这里会不方便的,毕竟伊人是个疯子,亮亮和伊人去医院回来了。白琴和韵慧知道她们回来了,忙上去阻止她们进门,恶语对待伊人,何敬之感觉这样做很不对,也打算一同出去,在伊人的劝说下,何敬之才勉强留下来见亲家。  亮亮和伊人只好出去了,亮亮很伤心,白琴母女怎么这样对待她们。她们在路上看到陈赫开着车去何家。亮亮在感叹陈赫以后就要和韵慧在一起,陈赫不会幸福的,这样会害了陈赫。  陈赫和家人来何家拜访,陈赫父母很高兴,白琴故意讨好人家,在陈赫父母面前说何氏企业需要人,可以给陈赫安排工作。陈赫发现亮亮今天不在家,问韵慧。  小敏像发疯似的在闹着,嘴里嚷嚷着都不在,慧姨给伊人打电话,伊人让喂小敏一些药,小敏接过电话,伊人给小敏说要当舅舅,小敏听了很听话,就把药吃了。亮亮看见母亲在电话上和小敏打电话,就安慰母亲说明天要一起去看看小敏。第二天,亮亮和伊人回家去看小敏,进门,亮亮发现屋里很乱,就故意支开母亲,不一会,有人来通知小敏出事了。  亮亮赶过去,小敏正躺在地上,他跳进了水里,人看见后把他捞上来,可已经没有呼吸了。伊人也赶过来了,看见小敏躺在那里,脑子顿时很不清醒,还以为小敏睡着了。慧姨也在哭泣,自责着对不起没有照顾好小敏。亮亮回忆起曾经和小敏快乐的回忆,她一时接受不了小敏的死,想着想着流出了泪水。  何敬之还在为亮亮和伊人回乡下的事生气,白琴在劝说,这时,亮亮打来电话,小敏死了,敬之接过电话,很着急着去看情况。白琴昨晚就知道这事了,没对赫敬之说。  何敬之赶到乡下,看到伊人疯了似的在责备小敏,还不知道小敏死了。亮亮极度悲伤,不到一年时间身边不在了两个人,在小敏的坟前哭诉,何敬之也在开导着亮亮要坚强,不能在胡思乱想。  晚上,何敬之回到家,进门口时,白琴很怕晦气先不让敬之进门,就在那驱鬼,何敬之很生气。何敬之问到韵元,白琴竟然没有通知韵元,敬之去送葬,白琴和韵慧你一言我一语在起哄。  白琴来到乡下,看见慧姨还在这里,很不满意。伊人在睡觉,白琴要一个人在她房间了,让慧姨下去了。白琴把伊人叫醒了,伊人疯了什么也不知道了,白琴以为伊人装疯,就把小敏掉进水里淹死说给伊人听。亮亮也过来了,也恶语对待白琴。白琴告诉亮亮,韵慧要结婚了,不要亮亮去骚扰陈赫。  亮亮在心里想着,白琴那么歹毒,迟早会遭报应的。陈赫看着布置好的新房,忍不住给亮亮打电话。他想亮亮去参加他的婚礼,亮亮以孩子为借口就推辞了,亮亮告诉陈赫母亲和小敏也去不了了。她并没有把小敏的死告诉陈赫,挂完电话,她心是多么痛苦啊  到陈赫和韵慧结婚的这一天了,何家都去了,只有亮亮没去。亮亮在为小敏烧纸,诉说着今天是好朋友的婚礼却不能参加。晚上,趁陈赫睡着了,韵慧赶紧把那血布拿去洗掉。这时,母亲来电话了。

    第20集
      韵慧趁陈赫睡觉时候,偷偷把有血的单子拿到洗手间,想把血洗掉。这时,白琴打来电话了,嘱咐韵慧把事情办好。谁知陈赫知道了,走到洗手间,发现了这一切都是骗局。陈赫故意给亮亮打电话,在韵慧面前对亮亮说他爱亮亮来气韵慧。韵慧悲痛欲绝毕竟自己先做了错事,还不想陈赫把这事告诉家人。  饭桌上,何敬之、韵元在谈论亮亮娘家的事,韵元同情心也被感化了,感觉自己也很对不起亮亮,替亮亮说好话。敬之也感到很对不起伊人,伊人又犯疯了,韵元和何敬之商量,要把伊人和亮亮接回来。但白琴极力反对伊人回来,生怕伊人和何敬之有暧昧,白琴一味咄咄逼人,何敬之很是无奈。  陆嘉荃找借口,说工作忙不回来。亮亮训斥韵元不会办事,小敏死的事,韵元都不来看望。何敬之也过来接伊人去上海,伊人走时,还在问小敏去哪里了,何敬之撒了个谎才瞒得过伊人。亮亮看到敬之对母亲那么好,自己也对韵元说要爱护她一辈子。  亮亮回来了,白琴没看到宋伊人,在问宋伊人去哪里了,亮亮告诉白琴她母亲在她自己家里。亮亮把白琴逼伊人搬家的事全说了出来,在质问白琴。亮亮威胁白琴,自己马上就要生一个疯子似的孩子,把白琴吓的半死。白琴回到自己屋里,立即给医生打电话。  韵元和亮亮一起去看医生,医生故意说亮亮家有遗传精神病,而且亮亮之前还做过手术,医生的意思是要把孩子拿掉,但亮亮情绪很激动,不要把孩子拿掉。晚上,亮亮和韵元把事情告诉何敬之和白琴,白琴当然见风使舵,亮亮很无助,在求敬之做主,敬之说这几天要多找医生,多问问情况。  亮亮和韵元去了几家医院,医生都是这样说的,要把孩子拿掉这样对母亲更好。敬之也无话可说了,只好让亮亮把孩子拿掉,亮亮很生气,一家人都要把孩子拿掉。这时,韵元和白琴也开口说话了,也在劝要把孩子拿掉。  最后,亮亮实在很无奈,要离婚来保住孩子。但敬之把亮亮训了一顿,要从多方面去考虑,亮亮在公公的劝说下,决定去流掉孩子。  韵元、白琴陪着亮亮来做人流,医生说要给亮亮全身麻醉,亮亮进医务室后,医生又让韵元签了合同,在签合同时,有一张切除子宫的合同,韵元有点迟疑最后也签了合同。  在手术时,亮亮想着曾经和韵元说着要孩子的事,亮亮很想要个孩子。晚上,韵慧在睡觉,陈赫把韵慧叫起来,让共同回顾一下他们的情史,陈赫是想羞辱韵慧。韵慧也交待了那件事,让韵慧很无奈。韵慧也知道这辈子也算完了,她和陈赫不可能有好结果。在陈赫的再三羞辱下,韵慧感觉很绝望。  白琴在慌着准备丰盛的饭菜,今天是新姑爷回门。韵元正要去见亮亮,白琴又在阻止韵元,但在敬之的斥责下韵元还是去了。韵慧和陈赫也会来了,陈赫见到敬之,态度很冷漠,说了一些羞辱的话,就自己一个人出去。  韵慧把事情的经过都给母亲说了,她再也忍受不了陈赫的冷淡,想同意陈赫离婚。亮亮在给小敏烧纸,陈赫也过来了,亮亮好绝望,很心疼孩子,情绪也很不稳定,也像疯了似的。陈赫这才知道小敏也不在了,孩子也被流掉了。

    第21集
      陈赫来看亮亮,亮亮很生气,现在孩子也没了,小敏也走了。陈赫在安慰亮亮,正好韵慧赶到了,看见陈赫抱着亮亮很是气愤,在数落亮亮。亮亮也疯了似的在大叫,韵慧命令陈赫以后不能再见亮亮,两个人吵翻了。  韵慧来到公司找韵元,在奚落韵元窝囊废,连自己老婆也管不住。听到两个人的争吵声,何敬之也过来在训斥韵慧和韵元。在亮亮最失意的时候,作为丈夫也没去安慰亮亮。把韵慧和韵元狠狠训斥一顿,韵元马上去看亮亮。  韵元低声下气向亮亮认错,在安慰亮亮,也许这个不健康的孩子是上天注定的,以后她们会有许多健康的孩子。在韵元的开导下,亮亮终于露出了笑容。亮亮告诉韵元过两天她大哥就回来了,她要强打精神迎接大哥。  亮亮和韵元到车站去接大哥,虽然多年没见,亮亮还是一眼认出了哥哥。韵元很亲热的对待大舅哥,大舅哥好像不太情愿。亮亮和哥、韵元一起先去伊人那里,好长时间,伊人都没见嘉荃了。他们一进门,伊人出来了,看到嘉荃就上前叫小敏。  嘉荃很奇怪母亲的病怎么还没好,母亲一直把他当多小敏,自己岂不是到要被认为是小敏了。伊人给儿子端来热汤,高兴的直摸嘉荃的脑袋,把嘉荃当作小敏,嘉荃很嫌弃母亲。在父亲的坟前,亮亮感觉哥哥很介意母亲,就和哥哥说了自己在何家的情况。  嘉荃听后,感觉还是亲自登门拜访一下何家比较好。亮亮怕哥哥去何家又会讨何家不高兴,想让哥哥去公司看望,但哥哥执意要去何家拜访。嘉荃一见白琴,就说起洋话,跟白琴很客套,故意夸赞白琴,把白琴哄的团团转。白琴听后,很是高兴,感觉陆家总算有个明白人,白琴对嘉荃的印象特别好。嘉荃在白琴面前诉说了自己的难处,白琴感觉嘉荃人挺好的。  嘉荃为自己今天做的事在庆祝,被陈赫听到了。陈赫走上前去打招呼,伊人还在睡梦中念叨着小敏。亮亮给母亲提起了嘉荃,母亲还有一点印象。亮亮在门口送韵元,韵元很想亮亮跟他一起回去,但亮亮考虑到母亲还没恢复,还没和哥哥相认。正好,陈赫和嘉荃开车过来了,韵元很是醋意大发,把陈赫赶走了。  陈赫走后,韵元告诉嘉荃陈赫是什么样的人,也说了陈赫和亮亮的关系。嘉荃回到屋里,亮亮进来想和哥哥说说话,让嘉荃多看看母亲,关心一下母亲,两个人吵了起来,但哥哥心中也有苦楚。他也不容易过到现在,他从小很独立,想和家脱离关系,家里都是疯子。亮亮请求哥哥走之前要抱一下母亲,哥哥最后也答应了。嘉荃跟亮亮说自己的女朋友正吵着和自己分手,就没带她回来。  嘉荃来到何敬之这里,进了屋里感觉这很气派,敬之看到嘉荃觉得嘉荃很有前途,何敬之也说白琴也在夸赞嘉荃,嘉荃有能力,又在外英文精通。何敬之想让嘉荃过来上班,他这里急需人才,嘉荃也在考虑中。  韵元也想让嘉荃过来上班,自己也能减一点压力。嘉荃很奇怪上辈子家人发生了什么事,韵元就把事情说给了嘉荃。  回到家,嘉荃对母亲很好,也不介意母亲了。伊人还在亲热着嘉荃,以为是小敏那。亮亮看到哥哥和母亲关系好了,也很高兴。韵慧来到陈赫这里,请陈赫回去今晚全家要在一起吃饭。

    第22集
      嘉荃、伊人、亮亮一起回来到何家,白琴看到后态度也转变了,白琴去做饭了。嘉荃很有礼貌,忙说着要去帮白琴做饭,嘉荃很有心机会见风使舵。嘉荃在厨房帮白琴切菜,故意在白琴面前说亮亮的不是,虚情假意讨好白琴。  饭桌上,一家人在干杯,陈赫却有情绪似的,不喝酒。亮亮忙上去要给陈赫倒果汁,嘉荃在一边批评亮亮多事。陈赫要敬伊人酒,嘉荃又开口阻止陈赫,亮亮要敬母亲酒又被嘉荃阻止了。嘉荃故意说要给女主人敬酒,女主人忙了一晚上了。陈赫很生气看不惯嘉荃,要提前离开,何敬之命令陈赫留下了。  嘉荃提醒陈赫,请陈赫谨守本分。陈赫开口说话,他觉得嘉荃一点也不像小敏,差点被伊人识出。何敬之也在批评陈赫,陈赫很愤怒就离开了。  亮亮回到家在责怪哥哥,但哥哥太现实了,认为爱情,友情一文不值,嘉荃强词夺理,在开导亮亮怎样才能在何家安稳。第二天,嘉荃来到何敬之这里,请求敬之要常常去看望伊人。可敬之告诉嘉荃,有很多人在忌讳他和伊人在一起。何敬之答应方便时会去看望伊人,还可以让伊人来俱乐部散散心,嘉荃赢得了何敬之的信任。  嘉荃接到来信,很是生气,母亲端来了汤,他火气还没消,恶语对待母亲,还把药给弄撒在地上了。伊人嘴里直喊着小敏,嘉荃很生气,他高手母亲要好好的活着。  趁伊人去忙了,嘉荃给何叔叔打电话,告诉何敬之今天母亲有点反常,药也不吃了,总闹着要找小敏。亮亮去找曹医生,看见出售两字,一打听才知道曹医生不做了去新加坡了。  亮亮走到家,正好嘉荃强迫母亲去公司。亮亮担心母亲去后,白琴会闹的,白琴不喜欢伊人。嘉荃告诉是何敬之要伊人去的,亮亮在训斥哥哥是投机分子,讨好两边的人。亮亮还是没让母亲去公司,亮亮打开药箱发现药没了,一问母亲才知道是嘉荃给扔掉了。  亮亮去给母亲拿药,无意间听间医生说韵慧怀孕了。亮亮上前祝贺韵慧,但韵慧没承认。韵慧回去告诉母亲,母亲很高兴要给陈赫打电话,但韵慧很怕陈赫还在生气就阻止了母亲。韵慧告诉母亲只有亮亮知道她怀孕了,白琴告诉韵慧,上次亮亮流孩子时她让医生做了节扎手术。韵慧听后,幸灾乐祸。  嘉荃在向何敬之汇报公司的事情,何敬之听后很是夸赞嘉荃。亮亮过来了,要给哥哥说话,嘉荃当着何敬之的面让亮亮说,亮亮在质问哥哥为什么把药给扔掉了。 何敬之也在替嘉荃说话,那天是伊人病发了当着敬之的面把药扔了。  嘉荃走后,何敬之在开导亮亮,她们母女两是太过紧张了,才对嘉荃有防范。何敬之让亮亮有空去医院检查一下,亮亮去检查了。方医生给她检查了,说以后为有孩子的。正好碰见了曹医生了,曹医生把事情都给亮亮说了,是她婆婆威胁医生,医生才动了亮亮的子宫。曹医生感到良心受谴责,就把这事给亮亮说清楚了。  亮亮很生气,也很痛苦,现在连孩子都不能有了。韵元回来了,白琴告诉韵元事情的真相,韵元也很吃惊。  亮亮很无助,失魂落魄,找到了陈赫,把事情说给了陈赫。陈赫也很震惊,亮亮现在极度愤怒何家,陈赫开导她现在做关键的是想办法脱身,陈赫要为亮亮讨回公道。  吃饭时,白琴一直在给韵慧夹菜,很关心韵慧。亮亮故意宣布一个好消息,说自己怀孕了,她是想气何家。白琴和韵慧听后,很是奇怪有点怀疑亮亮说的话,连韵元也十分奇怪。亮亮是为了试探他们,果然他们都知道包括韵元。韵元回到屋,亮亮故意吓韵元说孩子的事。

    第23集
      暂无

    第24集
      暂无

    第25集
      暂无

    第26集
      暂无

    第27集
      暂无

    第28集
      暂无

    第29集
      暂无

    第30集
      暂无

    第31集
      暂无

    第32集
      暂无

爱可以重来演员表

编辑
    • 何欣 饰 何韵元
      简介  亮亮的前夫,年轻不成熟怕担责任,后醒悟奋起却死于亮亮哥哥之手
      配音  谢添天
    • 龚洁 饰 何韵慧
      简介  韵元的妹妹,亮亮的同学,后因单恋陈赫对亮亮十分敌视
      配音  冯骏骅
    • 田丽 饰 白琴
      简介  韵元的母亲,骄傲的白家大小姐,视宋伊人为情敌,厌恶陆家的人
      配音  范楚绒
    • 王帅 饰 陆嘉敏
      简介  亮亮的弟弟,患有精神病
    • 俞小凡 饰 宋伊人
      简介  亮亮的母亲,因丈夫去世及不被婆家接受被逼疯
      配音  黄莺
    • - 饰 陆嘉荃
      简介  亮亮的哥哥,父亲去世后被祖父接走,贪慕权势、心狠手辣
      配音  海帆
    • 张雷 饰 陆文政
      简介  陆家兄弟姐妹早逝的父亲,伊人的丈夫,何敬之的好友

爱可以重来音乐原声

编辑
片头曲:太阳花
演唱:朱洁
夜已深只剩孤灯
依稀间亦幻亦真
爱纠缠 空余恨
不该太认真
到头来幽怨不分
曾以为真爱无痕
不过是南柯一梦
寒梅盛 止于春
虽美却难长存
还有谁愿意再等
太阳花开悄然无声
燃烧了我最后的青春
撕碎了最纯真的美梦
幻灭了所有可能
太阳花开悄然无声
燃烧了我谨慎的自尊
再无力来扭转这乾坤
烙下了最痛楚的伤痕
——————————————————————————————
片尾曲:不变的决定
演唱:杨昊东
当我决定要离去
却发现我已爱上你
莫名的担心
害怕会失去你
失去所有关于你的消息
当我闭上了眼睛
却看见了你的身影
幻想一期期给我一个指引
勇敢表达我对你的爱
爱你是我一生不变的决定
永远把你捧在我手心
简简单单牵起
牵着你的身影
爱你是我一生不变的决定
永远把你当做我生命
时时刻刻轻轻
守在你的身旁

爱可以重来播出信息

编辑
剧照
剧照 (5张)
地面首播:2011年05月25日,湖南电视台电视剧频道[1] 
卫视首播:2012年12月21日,陕西卫视华夏剧场[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